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颂明:给年轻人说说30年的历史真相

2022-06-23 11:24:5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最近,网络上正在演绎着一篇“小说”。

  小说的主人公叫“莫言”。

  因为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家,一些人则认为他就是当代文学的“大师”、“代表”、“顶峰”、“最伟大的文学家”、“敢说真话、坚持真理”、“中国人的脊梁”……

  而另外一些人则劈头盖脸地批评他。有一个人说他“只揭露不歌颂”的文学观是片面的,结果就遭到了莫粉的质问和声讨。还更多的人说“莫言”根本不是什么“文学”的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颁奖词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颁奖词把莫言定性为“极端的政治斗士”而加以褒奖。

  于是这几波人昏天黑地地吵了起来,互相指责对方在“制造矛盾”、“撕裂中国”,幸亏这是在网络上,如果在现实中没准就会大打出手了。

  这场口诛笔伐的论战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呢?又到底孰是孰非呢?

  听老朽为各位看官慢慢道来。如果听了我的话之后你还不明白,请不要客气,就直接照我脸烀!

  我先客观地把莫粉(有人说“我不是莫粉,我只是坚持真理”。其实这些人是“嘴上不承认而实际上的莫粉”)的基本观点亮出来:

  莫言是敢说真话的最伟大文学家,真实的情况比他揭露的还要严重的多,三年灾荒吃树皮、吃观音土、饿死了多少人?计划经济那些年买什么都要用票证,吃不饱穿不暖。我们都是经历过的。说说都不行吗?!

  这才是这场论战的核心所在,至于其它的什么“纯文学”啊、“文学水平谁更高”啊、“文学观”啊,等等等等,则都是横生枝节,云里雾里地兜圈子的延伸或者完全是借口。要害就是“饿饭”,也就是莫言文学的主题“饿”。

  我想,恐怕没有人会不赞成我的观点;因为我完全是引用了莫粉的原话。莫粉中很多人出来现身说法,证明莫言完全是在说真话,他说的都是“我”所经历的。因此莫言就是最伟大的说真话的文学家!

  现在的人都不是傻子,就都不要兜圈子了,请直奔主题:莫言究竟是说了真话还是假话?

  

  老朽年过古稀,肯定是过来人了。和老朽一样的过来人还有很多很多——40,50,60后,我们平心而论,不要去纠结某些莫粉的夸大其词,单就莫言文学的主题“饿”来说,莫言确实没撒谎。他是在说“真话”。“饿饭”问题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到目前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完全解决好了这个问题,我们中国2012年11月,拉开了新时代脱贫攻坚的序幕。经过8年持续奋斗,到2020年底,如期完成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兑现了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那个时代怎么会没有饥饿呢?!

  那是不是莫言就说了“真话”呢?

  当然没有。他不但没有说真话,而是用心相当险恶。因为,他的真实目的不是在说“饿”,而是借“饿”之名,彻底否定新中国为了摆脱饥饿而进行的艰苦卓绝奋斗的那段辉煌的、可歌可泣的历史;从而为民国鼓吹,为地主翻案,为西方殖民势力呐喊。于是就衍生出了 “刘文彩其实是办学修庙,乐善好施的大善人”的说法;衍生出了“白毛女是瞎编的”、“半夜鸡叫是歪曲事实的”,“黄世仁是讲契约精神的”,“周扒皮是勤劳发家的典型”等等一系列说法。他们说:这才是历史的真相!

  我这样一说,肯定会有人骂我:你乱扣帽子,上纲上线,你是文革余孽……

  且慢,难道我说的都不是事实吗?我仅仅说了一个真实地情况,怎么就成了“余孽”呢?很多人公开为刘文彩鸣冤叫屈、歌功颂德那又是什么呢?他们就是敢说真话,我转述了“他们敢说真话”就成了“余孽”,这是什么逻辑啊?

  

  要想知道新中国30年的真相,我们必须首先得知道1949年以前中国的真相。那个时候,中国已经沦落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整个国家四分五裂,一盘散沙。年年饥荒,哀鸿遍野。遍地黄赌毒匪盗,民不聊生。穷人卖儿卖女是常态,军阀混战,军队完全靠帝国主义输血才能得以维系。在外国人的眼中,中国女人是小脚,男人拖着长辫子、抱着大烟枪,个个是骨瘦嶙峋的东亚病夫。在中国的土地上竟然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洋人专属地。当时,中国现代工业几乎是一片空白,农业处于千年不变的原始的生产方式,地区差异极大。举国文盲,医疗卫生水平极低。新中国建立以后,中国人一边清除残匪、特务;一边开始了打扫垃圾,学习文化,治理穷山恶水,恢复发展经济,人民意气风发地挺起腰杆做了国家的主人,一切从零开始学习治理自己的国家。当时的世界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些“泥腿子”能把国家管好。他们预言,泥腿子撑不了三年必定垮台。于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开始了严密的政治打压和经济封锁。台湾当局成立了一个“光复大陆委员会”(简称“光复会”),喊出了“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的口号。从1949年到1975年,台湾方面掀起过三次“高潮”:1、朝鲜战争爆发2、国光计划。3、王师计划(未遂)。

  “三年困难时期”,台湾当局认为“反攻大陆”的最佳时机到了。1961年4月,正式在台北县(今新北市)三峡镇成立了“国光作业室”,开展了实质性的工作。特务偷渡、沿海骚扰、空中侦察等频繁动作。美军还答应在中国大陆西南方空投五千到一万名士兵以截断解放军对北越的增援;并为台湾培训了一批“优秀飞行员”,组建了“黑猫中队。这场闹剧最终以击沉三艘击伤一艘台军军舰,击落1架RB—57D(59年)和5架U-2高空侦察机而宣告失败。至此,台湾“反攻大陆”计划彻底寿终正寝。从1960年第一枚仿制导弹发射成功到1970年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中国实现了“两弹一星”。西方封锁被彻底打破。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的票数通过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这一切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

  

  上面一节说的是政治、军事发展的真相。那么新中国30年的经济发展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本节分三个部分:(一)饿饭问题(二)大跃进(三)计划生育。这三方面都是莫言文学暴露的重点。

  (一)

  可以肯定地说,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解决好“饿饭”问题。直到现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依然没有完全解决好本国的“饿饭”问题。美国最大的反饥饿救济组织Feeding America(喂养美国)调查现实,目前有5400万美国人正在忍受饥饿,其中包括1700万儿童。

  1949年中国粮食总产量只有1.132亿吨,而人口是5.4亿左右。

  49年以前,粮食主要掌握在地主的手中。国家财富严重两极分化。是典型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我们是如何解决“饿饭”问题的呢?那就是实行生活必需品票证制度。物质贫乏,同甘共苦。从中央领导到普通百姓概莫例外。而且,口粮是按劳动强度分配的,体力劳动强度越大口粮越多。对知识分子有特殊照顾。即便在三年困难时期,工厂技术员以上人员都有白糖、食油等补贴。虽然不多。2两油半斤糖,国家也是尽力了。毫无疑问,当时农民对国家贡献最大,他们负担着全部城镇人口的口粮、副食品的供应以及国防的用粮。靠着当时落后的农耕方式以及贫瘠的土地(连化肥还没有普遍使用)承担起这一重任显然是相当辛苦的。而在当时,农民们依然把最好的粮食先交给国家!

  如果说饿饭,最辛苦的有以下几类人:

  野外勘探、筑路架桥的人员。他们长年累月地风餐露宿,生活物质常常得不到充分保障,还要进行着高强度劳动。

  最早一批带着军功章从战场转为军垦、农垦的退伍军人。他们面对一片荒芜、忍受蚊叮虫咬,开荒种地。

  奔赴少数民族工作的先行者。对他们来说忍饥挨饿已经算不了什么了,最难过的是要面对误解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需要的时候还必须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物质用来救助少数民族兄弟。

  农民。农忙时种田,农闲时兴修水利,建水库、挖河渠,一年到头不闲着。

  为什么那个时候他们不但无怨无悔,反而充满着乐观主义的精神,无比地团结,焕发出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干劲呢?这个问题值得认真研究!

  (二)

  1958年,我们的国家开展了大跃进。“超英赶美”就是那时候提出的口号。“赶超英美”主要是指钢产量,包含15年赶超英国和50年赶超美国两个目标。“大跃进”实际上反映着中国人民想从一个落后农业国实现工业化的迫切愿望。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一句歌词“十五年赶上那老英国。”

  大跃进的主要目标是钢铁,当时叫“钢铁元帅升帐”,同时开展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改革高潮。大学中学的老师下农村、进工厂,普及科学知识;比如推广沼气、高温堆肥、嫁接技术、病虫害防治、卫生防病、参加工厂的技术革新,破除迷信等等活动。对于移风易俗,国民文化素质的普遍提高起到了巨大作用。我还记得这样一个小故事,霍邱中学的一个“一级教师”给工人讲电机原理,旁边有一个工人给他当助手拆电机。听说这位老师只懂电机原理而不会拆卸电机。

  毋庸讳言,大跃进确实是有“过热”现象,而这个“过热”其实是来自人民群众之中的,尤其是来自某些干部的。各部委不但制定了过高目标,基层干部还层层加码,提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口号,犯了“幼稚病”。甚至连权威报纸也发了“亩产万斤粮”虚假新闻。基层干部为“政绩”而弄虚作假现象也相当普遍。这实际上是中国“吏弊”的痼疾至今也没有根治。这是需要我们认真反思的。假如有谁真想弄清这段历史真相的话,那就应当沉下心来认真研究当时的资料,相信一定会发现其中有着相当复杂的原因。这不是靠情绪化,或者为这某种特定目的的聒噪所能奏效的。

  必须指出的是,尽管当时出现了很多偏差,第二个五年计划遭遇挫折延迟了一年到1963年才完成;但事实上,在口号提出的15年后,英国钢产量2665万吨,中国产量2522万吨(1949年我国钢产量只有15.8万吨,翻了200多倍),在口号提出的37年后,中国就以9500万吨的数字超过了美国。另外,1958年10月27日,世界上第一台双水内冷汽轮发电机诞生了。1960年4月23日(农历1960年3月28日),我国第一艘万吨轮下水。【注】1961年12月,江南造船厂成功地建成国内第一台12000吨水压机,为中国重型机械工业填补了一项空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大跃进”正是中国从农业国实现工业化飞跃的转折点。

  【注】1958年建造第一艘五千吨海轮“和平二十八号”,船台周期只用了七十天;1959年,建造第二艘五千吨海轮“和平十八号”,船台周期缩短到三十五天。这次的万吨巨轮,虽然载货量大一倍,而船台周期只用了四十九天。我国自行设计、自行建造的第一艘万吨级远洋货轮“东风号”1960年4月23日在上海江南造船厂下水。1963年4月30日下午,我国第一艘自己制造的1.5万吨的“跃进”号大型货轮,装载着万吨玉米和3000多吨矿产及杂货,驶离青岛港,开往日本门司港。5月1日中午,当“跃进号”航行到朝鲜济州岛附近的苏岩礁海域时,突然向国内发出了“我船受损严重”的电报,下午2时10分,交通部收到了“跃进”号第一次发出的“SOS”国际求救信号。下午2时左右,跃进号沉没于黄海中。

  (三)

  我国的计划生育是马寅初先生最早提出,计划生育政策大致划分为四个阶段:1953年至1961年为节制生育的提出阶段;1962年至1969年为提倡计划生育的试点阶段;1970年至1980年为晚生少生政策阶段;1981年至今为生育政策完善与稳定阶段。具体进程如下:

  1971年7月,国务院批转《关于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报告》,把控制人口增长的指标首次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计划。

  1980年9月,党中央发表《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

  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把计划生育确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

  1991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关于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定》,明确贯彻现行生育政策,严格控制人口增长。

  2002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施行。

  2013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

  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意见》。

  2015年12月27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全面二孩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计划生育依然是我们国家的一项基本国策,但对计划生育的认识却经历过一个曲折的过程。在我的记忆中有两个相互矛盾的典型说法,一个是80年代风行一时的“错批一人,误增三亿”,矛头指向不言自明;另一个就是莫言小说中“揭露”的计划生育生育政策,矛头指向同样不言自明。莫言因此获奖并名声大噪,被很多人捧为“敢说真话”的脊梁。而计划生育的孰是孰非,还是希望人们能够冷静下来认真研究它的立论和历史然后再得出是非的判断。

  

  这篇文章已经都长了。我依然言犹未尽。最后说一个假设:假设我们当时不那么搞,而是按照今天“公知”的理论去搞,中国真的能够发展得更快更好吗?

  我们只要看看“公知”事实上在主张什么就完全明白了。

  这些年来,公知们一直在主张“全面私有化”和“自由化”。他们给“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罗织了种种罪名:腐败、破坏了传统道德、养懒汉、画地为牢……

  他们鼓吹什么呢?

  赶紧把国企半卖半送给私人、诱导超前消费、性自由(精英一夫多妻制、开放红灯产业等)、军队国民化、教育自由化(取消学校而实现 “人自为学,人自为教”的学习中心)、废除现行国体政体实行“一人一票”选举制等等。一句话,全面落实人类社会的“二八定律”(由少数人垄断财富、文化和教育,多数人则被安排、被奴役),全面为“刘文彩”们正名而彻底否定从土地革命以来的人民革命历史。

  假如真的按他们所说的去做,中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看看《扫黑风暴》等反腐扫黑的影视作品就会明白了。影片中反映的个别的、极端的现象就会成为中国普遍的社会现象!

  难道老百姓还不明白他们的用心吗?社会财富的两极分化是人类一切罪恶的基础。少数人聚敛财富的过程就是一部部犯罪的过程。这就是“当资本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的全部含义。

  (此文通宵写出,疏误之处在所难免,先行道歉。)

  2022年6月23日星期四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