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唐山没有“伞”吗?还得与胡锡进掰扯一下

2022-06-23 14:30:0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晨风细雨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胡锡进于6月20日刚发表了一篇文章,是关于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发表的又一评论。在这篇文章中胡锡进的主题意思是说,唐山“保护伞”不太可能在今天存在。

  对胡锡进这篇文章,网友的留言也分成两派,有人认为,胡锡进的文章很实在,说的也很客观;另一部分网友不同意他的观点,留言反对他。

  本人对胡锡进的这篇文章也进行了认真的阅读。

  总体感觉到胡锡进仍然是他过去一贯的传统写法,就是肯定了再否定,“虽然”了就是“但是”,就是两边儿说,这样的文笔,往往能迷糊一部分人,认为胡锡进写的很全面,很客观。

  而实际上胡锡进的文章,真正的能代表他的观点,往往是在他的文章的转折之后,也就是在他进行了肯定完的“但是”之后。

  这篇文章也是这样,他在前面也对烧烤店打人那些凶手进行了谴责;对网友的舆论监督进行了肯定,并说是“他们的力量所在”;同时呢,也对这个唐山市开展“雷霆风暴”专项行动予以肯定等等。

  前面这些话基本迎合了一些网友的心理。

  但是,他这篇文章最重要的内容,也是他要表达的最重要的意思,主要是这样一段话:我想说,烧烤店打人事件暴露了一些坏人仍很嚣张,唐山市已经启动了‘雷霆风暴’专项治安行动,这对该市治安问题的承认,也说明该市党委和政府通过打人事件认识到进一步根除黑恶势力的紧迫性。不排除那些势力与个别干警有瓜葛,受到了某种纵容或保护。”前面都是一大段的肯定的话,随后就是一个“但是”。下面这段话才是他要表达的意思:

  “但这只能是一种怀疑,黑恶势力在唐山有“强大保护伞”更不能作为定论,要求调查结果必须对应这样的质疑。我相信,在反腐败和扫黑除恶行动覆盖了全中国之后,那种体制里有头目、有串谋、有固定利益链条、而且行之有效的黑恶势力‘保护伞’不太可能在今天存在。”

  这段话最后落脚点就是:“保护伞”不太可能在今天还存在。这就是他整篇文章的中心点。他说来说去搞了半天,就是为了这句话。

  而胡锡进的一些“忠实”的粉丝们,因为对胡锡进产生了盲目的“迷信”和“崇拜”,再加上在阅读他的文章时,又没有认真地思考,也就盲目的同意了他前面的一些所谓的“肯定”,而忽视了他的整篇文章的“中心点”。

  所以,我今天就是针对胡锡进的这个“‘保护伞’不太可能在今天还存在”,进行必要的驳斥。

  胡锡进认为,“在反腐败和扫黑除恶行动覆盖了全中国之后,那种体制里有头目、有串谋、有固定利益链条、而且行之有效的黑恶势力‘保护伞’不太可能在今天存在。”

  第一,“全覆盖”并不等于“根除”了

  “反腐败和扫黑除恶行动覆盖了全中国”,这话不假,老胡没有说假话。但是,在我看来,“全覆盖”并不等于“根除”了。并不等于没有了腐败问题了,也不等于黑恶势力就没有了,更不等于就没有了“保护伞”问题了。这二者能划等号吗?

  就说反腐败问题吧,我们已经进行了几十年了。可以说反腐败早已覆盖到全国的各个角落、各个层级,你能说腐败问题就没有了吗?腐败案件不是照样层出不穷吗?

  同样的,在全国开展的“扫黑除恶”斗争,虽然也已经进行了三年了,也可以说是覆盖了全国的各个地方,但是,你能说黑恶势力就不存在了吗?你能说就没有没有“保护伞”了吗?

  如果真像胡锡进说的那样,为什么在唐山出现烧烤店打人事件,引进全国的网络舆论关注和国家高层重视后,在网上又出现至少几十例公开的实名举报“黑恶势力”的案例呢?为什么自从唐山宣布开展夏季社会治安整治“雷霆风暴”的专项行动后,每天,唐山市公安局门前有上百成千的人排队举报呢?

  再说了,这些恶性案件有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迟迟没有得到解决?为什么犯罪人员长期得不到应有的惩罚?为什么有的连续作案?

  就说烧烤店打人的那帮“恶徒”,有的曾被司法处理过,有的曾有前科、有案底,甚至还被称为“唐山五虎”(有合影照片),他们在殴打几位弱女子时,出手之凶狠、之残忍,你能说他们不是惯犯?你能说他们不是一帮“黑恶团伙”?他们为什么能长期存在?

  要说他们没有“保护伞”你能信吗?

  实践也充分证明,凡是“黑恶势力”在一个地方能够长期存在,其背后一定存在一个“保护伞”,所以,这才提出“打恶必打伞”。

  第二,胡锡进的文章本身就存在着前后矛盾

  他的文章前部分已经承认了唐山存在黑恶势力,他说,唐山市已经启动了“雷霆风暴”专项治安行动,这对该市治安问题的承认,也说明该市党委和政府通过打人事件认识到进一步根除黑恶势力的紧迫性。不排除那些势力与个别干警有瓜葛,受到了某种纵容或保护。

  但是,他又说,“但这只能是一种怀疑,黑恶势力在唐山有‘强大保护伞’更不能作为定论”。

  前面已经承认了“根除黑恶势力的紧迫性”,后面又说“唐山有‘强大保护伞’不能做为定论”。

  我们说“有黑恶势力,必有保护伞”。老胡既然已经承认了唐山存在黑恶势力,怎么又否定有“保护伞”呢?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其实,老胡一直就不承认唐山有黑恶势力,在他前边的几篇关于“烧烤店打人事件”的评论中,故意将此次打人事件,说成是“男人打女人”,并说“女人应该受到保护”,说打人的是“渣男”等,他一直回避是“黑恶势力”,其目的就是回避唐山有“保护伞”。

  无论胡锡进如何评论,如何淡化这次打人事件,都改变不了这次打人事件的“黑恶势力的性质”,只是胡锡进为了讨好XX,不想承认罢了。

  其实,唐山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已经不是新闻了,在近两年落马的官员中已经多次出现了这样的“保护伞”。

  比如,唐山市原市委书记张和,就被定性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据媒体报道,这位张和曾暗中下令有关方面一定要把主要媒体的嘴封住,对于拒绝被收买的媒体记者,张和下令动用黑恶势力手段对付。

  近两年,唐山已经出现了这两位数字的厅级领导干部因腐败问题被查处。仅公安和司法部门落马的领导干部就有八人之多。如唐山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许少安,唐山市丰润区原副区长、公安局局长刘金良,唐山市公安局南湖分局政委卢广杰,唐山市曹妃甸区公安局党委委员、临港治安分局局长徐大志,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贠卫东,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马明旭,原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杨浩,唐山市开平区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杨立铭。

  这些人中多数涉嫌“保护伞”。

  就在去年,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原副局长宋春利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组织罪被逮捕。看到了吧,在去年前这个路北区公安局副局长宋春利就被点名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组织罪。

  请问胡锡进同志,你能说唐山市的“保护伞”都根除了?现在就不存在了?恐怕你不敢打这个“保票”吧?

  第三,胡锡进不承认有“保护伞”存在,名义上是“维护”,而实际上起到了“高级黑”的作用。

  为什么这样说呢?说有“保护伞”,那只是说唐山市仅是有个别的官员存在“保护伞”问题,这些人是害群之马。

  而如果否定有“黑恶势力保护伞”,现实中,唐山市又存在着如此多的“恶性案件”,那就证明整个唐山市的“治理能力太差”,是整个的“不作为”。你这不是在否定当地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执政能力吗?

  我们说,凡是有黑恶势力的地方,一定有其“保护伞”,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说没有保护伞,在我们无产阶级的铁拳下,在各种政法机关的打击下,他们怎么能存在呢?

  实际上,胡锡进已经多次出现这种情况,多次出现打脸的事,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知道他是就出于何种目的,提前就下了结论,结果惨遭打脸。

  胡锡进应该没有忘记吧,就在郑州发大水的那个事儿,胡锡进就曾发表文章,言之凿凿、信誓旦旦地说:“我相信河南灾害的情况不会被瞒报,在我们的体系中已经无法产生这种情况下的瞒报动机,那样做的风险完全不可承受。”(见图文字记录)结果呢,真正的数字公布出来以后,瞒报了139人的伤亡数字。

  结果胡锡进这时又改口了,“感慨啊,瞒报在一些地方真的是个顽疾,悲。”

  真是,老胡你怎么不长记性呢?

  我敢断言,像老胡这种人看问题不能从实际出发,不能事实求是,只是一心地想着维护XX的形象,被打脸的事还在后面呢。

     【文/晨风细雨,本文为作者投稿】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