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唐山到底在严防死守什么?

2022-06-18 16:16:13  来源: 燕梳柳如是公众号   作者:柳如燕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唐山打人事件过去了近一周了,关注度一直未减。

  目前人们最关心的是:女孩儿们的伤情到底怎样了,尤其是住院的两个女孩儿,她们还好吗?

  可蹊跷的是,唐山方面对此三缄其口,任外面谣言满天飞,咬死就是一句:生命体征平稳,无生命危险。几个被打女孩儿的家属们也鲜有露面。

  植物人也生命体征平稳,容貌被毁也无生命危险,女孩儿到底是什么情况,具体伤情如何,对以后的生活会不会造成影响,这些都是人后打人者定罪的重要依据,为什么就不能清清爽爽给个回应呢?

  老百姓是闲得无聊八卦吗?是担心正义最终依然无法来临啊!

  一般来说,对于这种关注度极高、影响力极大的公共恶性事件,官方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随时公布细节和进展,回应群众关切。

  但唐山却反其道而行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6月16日,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来到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这是被打女子住院的地方,记者希望能在这里进行一些相关采访。

  受伤女孩儿的面肯定是见不到的

  但他一句“想问一下,前两天烧烤店被打伤的那几个女孩......”还没说完,工作人员就来了个逃避三连:我不清楚、不清楚、不清楚。

  记者再接再厉:我看有些人说已经去世了......

  前一秒还说“不清楚”的工作人员,立刻又“清楚”了。

  她支支吾吾地说:那应该肯定是没有。

  小学语文老师曾教过我们,“应该”和“肯定”不能放在一个句子里,那是病句,但从工作人员嘴里说出来,就成了一种微妙的语言艺术。

  该记者最终也没能获知女孩们的伤情,院方一句“属于患者个人隐私”就把所有的疑问给堵住了。

  吊诡的是,这边受害者要有隐私权,要对伤情保密,那边施暴者陈继志(首先挑事儿的绿衣男)就堂而皇之地曝出了伤情鉴定——头部中级伤情。

  据报道,2022年6月10日凌晨02点多,陈继志调戏不成与朋友一起殴打女孩儿。

  2个小时后,也就是6月10日凌晨4点42分,一个尾号为7000的号码呼叫了救护车,而后,救护车接走了一名男“伤者”。

  这名“伤者”,就是陈继志。

  有人猜测,他应该是得到了高人指点(也可能是轻车熟路),将自己也定性为受害者,坐实“互殴”,以抵消罪责。

  为什么陈继志就不需要隐私权呢?

  为打人事件奔赴唐山的记者不在少数。6月11日中午,新黄河记者抵达了唐山火车站。

  他发现,所有乘客都被拦在那里,有工作人员要求他们填写一张表,要求写清楚去往什么小区、哪栋楼、几单元等详细信息,并还要给出一份不外出的承诺书。

  但很多人都是异地来的旅客,家不住在这里,没法提供自己要去的小区地址。

  如果说是要住在酒店,还需要提前48小时报备登记。

  那些达不到进入唐山的条件的人,只得打道回府。

  说个题外话,唐山已经连续1个月无本土新增。

  如此严厉的管理规定,到底是为了防疫,还是精准防记者,不得而知。

  想必这名记者的采访之路也遭遇了重重人为设障,以至于到了17日,新黄河客户端刊发了这样一篇文章——

  《写承诺书、乘指定车辆、人车合影,出唐山火车站“有点难”》

  凤凰网记者也在唐山有着同样的体验和经历:“唐山站要求出站人员乘坐指定出租车,人车合影后离开。”

  更匪夷所思的是,贵州电视台《百姓关注》的记者,明明来自低风险地区且有核酸阴性报告,竟然被唐山警察强行带到派出所,没有任何理由地掐他的脖子让他下跪。

  期间还让他打开手机,从头到尾检查他的微信。

  既然防控措施这么有力,当初那几名打人嫌疑人,是怎么逃到外省去的?这不是悖论吗?

  一个老百姓的病情,守得如铜墙铁壁一般。大家知道我想起什么吗?

  我想起过年时,铁链女闹得沸沸扬扬,不少人前去丰县实地探查。

  然而丰县(尤其是董集村)戒备森严,严禁外人进入,尤其不允许新闻记者进入。

  为了封闭的名正言顺,当地还出了个路段施工禁止通行的公告。

  你看,他们的思维都是一样的。

  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不回应问题,只捂住提出问题的嘴。

  以前我就说过,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正视问题。

  连正视问题都不敢,你让老百姓的信心从何而来?

  在此,想给唐山的领导们提个真诚的小建议:

  与其严防死守,不如开诚布公。

  “雷霆行动”要成功,就要从唐山打人案的公开透明开始。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