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欧洲金靴:汪精卫为什么要打压中医?

2022-06-22 10:04:3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929年,时任民国政府行政院长的汪精卫,私下指使留学日本学医归来的著名医者余云岫,提出了一个所谓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

  提案中对旧医(中医)提出了六条限制条例:禁止宣传介绍旧医,不得成立旧医学校,对行医资格进行了极其严苛的限制。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想要彻底的消灭旧医。

  余云岫是章太炎的弟子,1905年保送日本留学。当时的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后一心崇跟西方,对中医进行打压而大力推行西医,余云岫深受影响。

  1916年回国后,余云岫出任公立上海医院医务长,一步一步走上了反中医的路。

  汪精卫支持废止中医,是因为他本人认为中医无用么?事实不仅不是,相反,汪精卫是很信奉中医的。

  1934年,汪的岳母患病,西医束手无策,不得已请国医馆副馆长施今墨往诊。

  结果药到病除、两日即愈。

  汪精卫感激万分,还专门命人赠送“美矣良医”的匾额感谢……

  施今墨不仅婉言谢绝,还借此机会将中医的历史一一细说给汪精卫,呼吁不仅不能取消中医,反而应该予以扶持,促进中医的发展。

  但很显然,汪精卫是听不进去的,这也牵引出汪氏打压中医的真正的原因:服务于洋人殖民者的侵略,以及其自身作为买办汉奸的底色而致。

  毛主席在1949年8月30日曾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有过被殖民记忆的国家,直接点明过:

  美帝国主义比较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在很长的时期内,更加注重精神侵略方面的活动,由宗教事业而推广到‘慈善’事业和文化事业。

  我国许多有名的学校如燕京、协和、汇文、圣约翰、金陵、东吴、之江、湘雅、华西、岭南等,都是美国人设立的。

  司徒雷登就是从事这些事业出了名,因而做了驻华大使的。艾奇逊们心中有数,所谓‘那些在宗教、慈善事业和文化方面团结中美两国人民的纽带,一直在加深着美国对中国的友谊’,是有来历的。

  从一八四四年订约时算起,美国在这些事业上处心积虑地经营了一百零五年,据说都是为了‘加深友谊’。

  推荐阅读美国人的文化侵略

  毛主席提到的协和,就是鼎鼎有名的犹太财团——洛克菲勒财团在中国的手笔。

  早在1909年,洛克菲勒就第一次派出所谓“东方教育考察队”对中国医学教育机构作精细调查。

  四年之后,洛克菲勒基金会成立,其在《远东的教育及其他需求》中表态:对于远东的中国教育,将采取行动,包括医学教育和建好医学院。

  1914年,洛克菲勒团队第二次派遣队伍前往中国考察,考察范围锁定中国的医学教育。

  前后花费四个月时间,访问中国十几个城市的医学院和八十八家医院,最终总结成一份名为《中国的医学》的报告,其中包括中国卫生现状、中国本土医院和手术等十个章节。

  再一年后,洛克菲勒团队第三次前往中国,6月达成协议:用二十万美元购买早前由英国伦敦会与其他五个教会合作开办的“北京协和医学堂”的全部资产。

  就此,新医学院定名为“北京协和医学院”,英文名PUMC(Peking UnionMedical College),成为了犹太财团在中国的第一个医学阵地。

  犹太势力在幕后操纵,买办政府在前台领略,中医药还有的活?

  宁汉合流后,汪精卫多次提出要“旧弊务黜”和“维新变革”,并以“革新派领袖”自居。

  为了进一步彰显自己“开明和民主”的政治个性,捞取国际政治资本,在国民政府内“挟洋自重”、谋得政治地位,汪精卫决定从医药领域入手,对“国医”下手,给西医侵华开路。

  那时的国民党政府内部,既没有领导中医的机构,也没有正式的中医学院或者中医研究所。

  一个中医想要在汪精卫治下开诊所,向卫生机构注册备案是不可能通过的,国府的卫生机构根本不认可中医,想要开业只能到警察局进行备案。

  1929年2月23日,刚成立不久的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召开了首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

  然而,到场的一众“医界名流”里竟然没有一位中医人士——然而之然而,会议的内容却是对中医展开与批判谋划。

  是不是有点1938年慕尼黑会议的味道?

  更不用提那场大会还拉来了国外的几大药厂当赞助商——生产西药的药厂出钱讨论废止中医,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向来媚日的汪精卫在会上拿日本的明治维新来举例子:“日本能强大,全靠明治维新;明治维新能改变民间面貌,全靠废除了汉医汉药。”

  最终,大会以“一两个抱怀疑态度外,其余是满场一致同意”的结果,通过了由余云岫等炮制的、前文提及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提案。

  提案其大致观点为:旧医理论皆为凭空杜撰,旧医脉法自欺欺人,旧医不能预防疫病,旧医学说阻遏科学化,所以,要从根本上破坏它,对它来一次彻底的“革命”!

  一时间,逼得全国医药团体代表,携怒火去南京请愿。

  当时的国民政府法制委员会委员长焦易堂,对汪精卫最为痛恨。

  焦易堂是陕西武功县人——武功县是神农尝百草的地方,当地中医氛围浓厚,从小耳濡目染的焦易堂对中医有深厚的感情。

  相对于价格昂贵又不接地气的西医,中医明显更加适合当时的国情,许多药材都是就地取材,平民百姓也吃得起药、治得起病。

  焦易堂曾告诉家人:“中药材就是百姓的救命稻草,这是国粹,是祖宗留给我们的财富,谁要反对中医,谁就是国贼。”

  面对汪精卫的提案,焦易堂据理力争,联络国民党元老张继、于右任等人向汪施压,劝其收回成命。

  汪精卫理屈词穷,虽口头答应但却迟迟不下文。

  气愤不过的焦易堂,让秘书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驳斥文章,其中有一段这样说道:

  昔日秦始皇烧尽天下书籍,尚还对医药书籍网开一面,加以豁免。两千多年前还知道中国医学之重要,而今民国政府竟然命令取缔,其暴虐无知,甚于始皇!如不收回成命,必将遗臭万年。汪精卫也必将成为千古罪人。

  在国民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焦易堂更是拍着桌子直斥汪精卫:“你说中药无用,那么你尝点砒霜看看,能到底有没有用?”

  一句话说的汪精卫哑口无言。

  正是在焦易堂等人的不懈努力下,这个荒唐的废止中医案最终不了了之。

  近十年后,汪精卫正式携党羽投靠日本法西斯,组建了南京伪国民政府,身处江南的中医代表们一度又是很着急,担心汪精卫老调重弹。

  但日本人治下的汪伪政府并没什么号召力,政令不行,“废止中医”也就没有下文了。

  就历史而论,感谢毛主席与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吧!

  如果没有1949年彻底歼灭了美帝资本的「在华爪牙」——蒋匪政权与蒋匪军,我就不说太多历史,就说这三年的新冠疫情,没有共产党保存并弘扬的中医药,没有张伯礼、黄璐琦、刘清泉等中医药国士,就以西方呈现的病死率为标准,再看中国的人口体量与人口密度——没有中医药,中国得亡故多少人?

  推荐阅读中医药是抗疫的中流砥柱

  其实就算不说新冠疫情,2003年若没有邓铁涛,能挺过非典吗?

  汉奸是一直存在的,斗争从来不可停止。

  在新中国建国初期,都能出贺诚、王斌这样的“中医黑高官”,可想而知现在。

  1955年,中央在《人民日报》上开展了批判卫生部错误做法的宣传报导。

  当年8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朱莹署名的《〈健康报〉批判王斌在中医问题上的错误思想》的报道,一时间捍卫中医的呼声响遍全国。

  贺诚(时任卫生部副部长)后于1955年11月19日在《人民日报》也发表了题为《检查我在卫生工作中的错误思想》一文,旋即12月2日《人民日报》又刊登了任小风的文章:《批判贺诚同志在对待中医政策上的错误》。

  通过对贺诚、王斌的批判,以及对他们给予撤职的处分,说明以毛主席为代表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是绝对不允许对中医药进行灭杀的,尤其反对国民党遗留下来的“买办思维”、“拉拢国际资本”的卖国投降主义。

  三十年之后,1980年和1982年卫生部在中医及中西医会议和衡阳会议上,两次提出了“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三支力量都要大力发展,长期并存”的方针,并得到中央同意。

  加之以吕炳奎为首的中医界的力争、使国务院在1986年同意设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这在当时本是中医为争取独立行政权的有利武器。

  但是,国务院虽明确规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是国务院直属机构,但是却交给卫生部代管,这又使得中医为争取独立行政权的努力前功尽弃,致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形同虚设。

  同时,还形成了卫生部机构的重叠设置。

  如局和部都有“医政司”、“科技司”、“外事司”、“办公厅”等等,至于中医药管理局根本没有权力去行使中医的行政权……

  诸多乱象也就延续至今了。

  2020年3月10日,美众议院就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预算问题举行了听证会,美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及其它卫生官员出席了会议。

  在会上,雷德菲尔德说了这样一句话:“美国疾控中心已经与中国有三十年的合作关系,中国疾控中心就是美国疾控中心建立的,并且我在中国疾控中心还拥有一个小团队。”

  三十年,这也差不多是一家著名犹太药企进入中国的时长——辉瑞,1989年入华。

  推荐阅读劣迹斑斑的辉瑞制药

  辉瑞是最早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的跨国药企,自2005年10月31日成立中国研发中心以来,辉瑞已在中国三个城市拥有各类研发人员1500余名。

  这也是辉瑞除了在美国以外,全球最大的研发团队规模。

  那么,是哪三个中国城市呢?说出来恐怕要让人不寒而栗了:北京,武汉,上海。

  2019年5月30日,辉瑞宣布旗下全新业务部门——辉瑞普强的全球总部,落户中国上海。

  2019年10月底(武汉军运会时),辉瑞又研究申报了九十六个在华项目,涵盖临床Ⅰ期到注册申报,涉及肿瘤、内科、疫苗、炎症和免疫、罕见病等领域,并制定了在2018年至2022年的五年内推出十五个重磅药物的“15in5“计划。

  2021年1月14日,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简称“上海市疾控中心”)和辉瑞在上海共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随后,上海疫情开始进入了2020年后最严重的爆破期。

  对了,辉瑞的第三大股东是犹太人,首席科学家是犹太人,首席执行官也是犹太人。

  需要看到,拜登上台后组建的新一届美国幕僚,已经是美国国史上犹太人密度最大的一届。

  此前美国历史教授吉尔·特洛伊在海法大学发表的研究就已经显示:占美国人口2%的犹太人,为民主党的政治活动提供了50%的经费。

  拜登的白宫幕僚长罗纳德·克莱恩 (Ronald Klain)、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 (Anthony Blinken)、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 、国土安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尔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Avril Haines)、副国务卿温迪·舍曼(Wendy Sherman)、美国科学与科技顾问埃里克·兰德(Eric Lander)、国家网络安全顾问 安妮·纽博格(Ann Neuberger)、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大卫·科恩(David Cohen)、小企业管理局(唯一的内阁级别联邦机构)局长伊莎贝尔·古兹曼——全部都是犹太人。

  同时,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Rochelle Walensky)和助理卫生部长雷切尔·莱文(Rachel Levine),也是卫生系统中重要的犹太高官,均是由拜登任命。

  对了,这位罗谢尔·瓦伦斯基,她曾大力推崇16岁以上的美国人和孕妇都接种辉瑞生产的基因疫苗……

  连拜登的女婿霍华德·科瑞恩(Howard Krein),也是犹太人,且是一名耳鼻喉科医生。

  一个史上规模最大的美国犹太政治群,摆上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中美博弈棋桌上,且深度渗透进医学领域,这早已经敲响了全球生物战启幕的钟声。

  回到文首的问题:「汪精卫为什么要打压中医」,你说呢?

  【文/欧洲金靴,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金靴住在八角楼”,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