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坏人还在路上

2022-06-19 09:54:0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最近,有一则大事发生,刷圈的现象又再次出现。

  有位朋友,当过兵,有些激情,看到新闻后,就跟我讲:“老孙,你帮我写副对联吧,自己的◊◊下水,我得庆祝庆祝。”

  我拒绝了他,一是写对联本不是我的特长,再则我根本就没有喜悦之情,决没有唱歌的好情绪。

  昨天,今天,我都看到了唐山四个被殴女孩的传言,有说死一个的,有说死三个的,有说已经全死的。不管是真相还是谣言,总之听着心里极难受。唐官方辟谣过,但却避过了四位女孩的最直接镜头,让人无法释疑。

  我们要大壳干什么?不就是保护小民性命吗?眼前的都不能保,何必期待太远?我并没有忘记1894年,我并不迷信单一的硬货。

  有些朋友批评我,说我最近有些负能量,不讲好的,都是在讲热点事件,并且都是批评态度。这是必须的,同事讨厌,朋友讨厌,那都没关系,在这个当口,我是决不会唱赞歌的,随你们怎么看。

  教材的事大于天,但处理过程还不如小石子击水,你想要的结果一样都不会出现。

  唐山的事,让人心痛,但可以肯定的是,“雷霆行动”指向已经成疑,我不认为那一批遮天大伞可以被揪出来。唐山,你的“雷霆”对准的是谁?何时能让公众看到四个活女孩出镜?

  郑州的事,整了几个经营违法者出来挡箭,但能够给储户和业主精准赋红码的人决不是小人物,对维权者实施精准打击,只有大人物方可为,不打你,不骂你,你也没生病,他就能让你失去自由,德国那个人都想不出这一手。

  三件事,都停留在“自查自”的层面上,都停留在“堵嘴”的目标上,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处理方式。

  三件事,没有一件是小事,一个是百年大计,一个是百姓安宁(黑社会),一个是人身自由,没有一件事亚于外国侵略。然而,影响这么大的事,在有些人眼里,就不过是万年盛世下的一点小插曲罢了,时间将快速冲走它们。

  我为什么这么绝望?我为什么这么负能量?谁能告诉我有比这还更大的事?亡国灭种吗?如果是你家女儿遭遇如此血案,你可能就只能求助苍天了,还能求谁?坏人没碰上你,那是还在路上。

  歌声,的确可以让人舒服,并且能够让人很快忘却痛苦,它在很多时候就像兴奋剂或催眠药。

  最近,看了Y视有关1894年那场战争的解读,胡编乱造,把自己的失败简单说成是硬实力不如人,非得说是兵数不如人。换一个说法,他们认为,只要硬货不差于日本,咱就能赢。砖家,你们信,我决不信。

  聚沙,可以成塔,装饰一下,还能有很漂亮的外观。但,不刺,你就不知道它有多坚固,不刺,你就可以幸福地向世人炫耀自己的技艺高超。

  有些唱歌者说咱们已经站在世界舞台中心,呼吁放声歌唱放心自豪。

  你自己把自己放中心,别人管不着,但你是否真在中心,不由你说了算,先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收回来再言中心也不迟。枪杆子这东西,能不能出威力,打了才知道,现在的一切都是未知数,仓库里的东西再多再好都不算数。

  在某网站新闻后面的评论中,我又看到了一条特别熟悉的旧风——西方敌对势力。说最近事多,是西方敌对势力有意制造,是敌对势力在破坏大局。

  如果谁能证明三件事都是假的,我愿意承认是敌人在捣乱,如果不能,请别冤枉敌人。

  谁是人民?谁是敌人?敌人不一定是外国人,伤害人民的人都是敌人,这个理我是知道的。

  歌,有时是可以唱的,也是必须唱的。但现在,我不想唱,天天唱歌的人不一定比我更红。

  三件事,都是违法犯罪问题。不过,你仔细品品,法律到底又是什么?每件事,都是在听谁谁谁的表态,然后,这个“态度”就决定了走势。欢快的歌声里,是法律大还是态度大?谁的态度更大?如果排起长队伸冤的百姓只能等“态度”,那要法律干嘛?“13.9亿人民的态度”又排在什么位置?

  如果这三件事最后的走向都如我所言,那它一定会记在人民心中,一定会记在流动的历史中,一定有它获得回报的那一天,马克思理论中的质量规律是真理。

  请不要给我扣负能量的帽子,在我的心中,根本就不认同“正能量”和“负能量”的社会学定义,我只辨是非对错,只想活得像个人。

  刘公岛不是倭人打下来的,是北洋人送给贼寇的;丁汝昌不是战死的,是仰药自杀的。

  写于2022年6月19日星期日

  【文/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孙锡良新公众号“孙锡良A”】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