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王立华:从“仲尼之叹”看共产主义信仰

2022-05-29 15:01:54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王立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jpg

  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能在中国扎根?

  为什么会成为中国人民的整体性信仰?

  原因应当是多方面的。但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就是契合中华文明的原始基因与发展趋势。从毛泽东开始创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体系,既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成果,也是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成果。

  

  从对理想社会的追求来看,马克思主义的最高理想是共产主义,中华文明的最高理想是大同,二者尽管理论基础和实践路径不同,但追求天下为公和人人平等的根本价值趋向并行不悖,所以才能产生广泛共鸣和普遍性认同。

  在《礼记·礼运》中,记载着一个震古烁今的“仲尼之叹”,阐发了中华文明理想社会的核心内涵。孔子说:

  “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他的意思很清楚,美好的大道之行时代,还有三代之英的时代,自己都没有赶上,但却心向往之。

  孔子这一叹,涵盖了中国上古三个时代:一是尧和舜领导的圣王时代,那是一个“大道之行”的理想社会;二是进入夏商周的英主时代,是一个大道已经隐没的时代,但因为有夏禹、商汤及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与周公等三代英明君主的统治,还可以说是一个遵循礼制的小康社会;三是孔子当时所处的春秋末年,是一个礼崩乐坏、弱肉强食的混乱时代。在孔子心中,最美好和最令人向往的是“大道之行”的圣王时代。

  中华文明中的“大道”,到底是什么样的道呢?应是人间正道,只有正道才有可能成为大道;应当是顺天应人之道,只有符合历史规律、对绝大多数人有利的道才有可能是大道;还应当是具有本源性和终极性的至高无上的道,只有能指引人类社会走向光明未来的带根本性的道,才可以称之为大道。

2.jpg

  那么,大道之行的理想社会是什么样子呢?孔子对此有比较细致的描述: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这个人人都能过好日子的社会,孔子称之为“大同”。至少有如下特点:

  第一,治理国家的根本准则,一定是天下为公,一定是为绝大多数人服务,而不是只为少数人服务,要选拔那些一心为公、贤能兼备、有德有才、说话有信用和能够团结多数人的人来治理国家。

  第二,社会成员的行为准则,要像孝敬自己的老人一样孝敬别人的老人,要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别人的孩子,不能只亲近自己家的人,不能只为自家的孩子着想。

  第三,社会建设的基本目标,要使老人能够安享天年,壮年能够发挥作用,孩子能够健康成长,鳏夫、寡妇、孤儿、独老和残疾人等都能得到必须的供养。

  第四,对成年男女的要求,男人要尽自己的责任,女人要有自己的归属。

  第五,对财富货物的处置,把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放在一定的地方,让有需要的人拿走使用,不要收藏在自己家里。

  第六,互相帮助应当蔚然成风,大家都要想怎样用自身的力量去帮助别人,不是为了自己才肯出力。

  第七,损人利己的行为消失,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已经失去必要性,不会有盗窃财物和图谋不轨的人,家中即使夜不闭户也是安全的。

  他认为,这个天下大同的社会,不是虚无缥缈的空想,而是曾经真实存在于尧舜时代,只是到夏禹之后才改变了。对于禹之后的中国历史,孔子无可奈何地感叹:

  “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以考其信,著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势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孔子认为,尧舜等圣王逝去以后,大道也随之隐没了。

  大道隐没之后,天下为公变成了天下为家,公天下变成了私天下,人人为大家变成人人为自己。大家都是只为自己家的人谋利益,只想让自己的孩子更好,本来公有的财富变成家庭和个人占有,出力做事也都是只为了自己。那些有权有钱的官员和家族,在掌握权力和占有财富之后,又把子孙世袭占有制定成必须遵守的制度。他们还构筑起坚固的城池来保护私有财产,以上尊下卑作为必须遵守的礼仪纲纪,设立各种制度来规范君臣、父子、兄弟、夫妻的行为,划分田里,尊崇贤良和勇敢的人,把功劳都归属于个人。因为这种思想观念的巨大变化,坑蒙拐骗、尔虞我诈的恶行出现了,争权夺利、相互残杀的战争也出现了,所以才会出现夏禹、商汤及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与周公那样英明的领导者。他们谨慎地用礼义治理国家,谁敢不遵从,即使有钱有势也要受到惩罚,使大家知道是非善恶,对坏人坏事引以为戒。他们的那个时代,可以称为小康社会。

  再往后,到孔子所处的春秋末年,夏商周三代之英也已成为过去,各诸侯国竞相争霸攻伐,整个社会尔虞我诈,进入了一个没有礼仪秩序、战乱不已、民不聊生的时代。所以,他感到悲伤绝望,认为国家和社会不该是那个样子。他希望大家都能克制自己,恢复过去的礼仪社会,克己复礼,和为贵,回到君臣父子各守其分、不同阶层各得其所的小康社会,自己愿意像周公那样辅佐英明的统治者来实现这个目标。他曾经周游列国宣扬自己的主张,但在当时的时代却四处碰壁,不得不回乡授徒,以期延续弘扬对理想社会的追求。

  孔子对小康的认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身处礼崩乐坏的大时代,只好不得已而求其次,但他的最高理想仍是大同。美好的大同世界,是儒家世代传承而又可望不可及的追求,也是中华民族主流文化根深蒂固的向往。

  

  近代以来,中国遭受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宰割,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危机,为推翻腐朽反动的统治者,一代又一代救亡图存的志士仁人,一再高举起大同旗帜凝聚共识、号召人民。

  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动员民众时提出的政治口号,就是建立一个等贵贱、均贫富的大同世界。

3.jpg

  领导改良变法的康有为,也是以大同世界为号召。他的《大同书》中提出,要从据乱世、升平世进入太平世,建立一个无私产、无阶级、人人相亲、人人平等的大同社会。在他看来,建成那样美好的人间乐园,是人类社会的共同理想、必然规律和终极追求,他的那个《大同书》曾命名为《人类公理》。

  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曾自诩是洪秀全第二。他在阐释自己的主张时,也曾把三民主义说成大同。他说:

  “人民对于国家不只是共产,一切事权都是要共的。这才是真正的民生主义,就是孔子所希望的大同世界。

4.jpg

  可见,中华民族的近代先贤,大都认可和向往大同世界。

  追求人间大同的理念深得人心、深入人心,这是代表中华民族进步价值观的一个标志,也是具有强大号召力的一面旗帜,举起这面旗帜就能凝聚人心,丢掉这面旗帜就会丧失人心。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者,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在论述人类社会的进化规律和道路时,直接把进化的归宿共产主义认定为世界大同。他说:

  “现在人群进化的轨道,都是沿着一条线走,这条线就是达到世界大同的通衢,就是人类共同精神联贯的脉络。

5.jpg

  当然,中国共产党所说的大同已经赋予了全新内涵,也不认可孔子通过克己复礼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而是通过发动人民革命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但对未来美好世界的描述,仍然是中华民族一以贯之的大同,是完全中国式的概念。

  1927年底,毛泽东带领工农革命军上井冈山,建立了第一个红色革命根据地,在当时颁发的工农兵苏维埃政府文件中,向人民群众解释共产主义主张,一个标志性的描述就是:

  “天下为公,世界大同”。

6.jpg

  新中国建立前夕,毛泽东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回顾中国人民寻求真理、救亡图存的过程。他说康有为写了《大同书》,但他没有也不可能找到一条到达大同的路,要在中国实现大同,唯一的路,就是经过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

  “这样就造成了一种可能性:经过人民共和国到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到达阶级的消灭和世界的大同。”

  进入新时代,习近平对党的初心使命的概括,不只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还有“为世界谋大同”。之所以要讲为世界谋大同,因为大同世界的本来含义,是追求天下所有人的平等一致、和合共生,共产主义不能在一国单独实现。他说:

  “世界大同,和合共生,这些都是中国几千年文明一直秉持的理念。不能独善其身,而应该兼济天下,因为幸福不应该是一个独立单元的享受,而应该是全人类共同的感受。”

  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就是一个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理想和社会主义信念的政党,党带领人民要实现的最高目标是共产主义,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主义。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基因的传承发扬者,党的初心使命不可能丢掉对大同世界的追求。

  

  历代先贤追求大同理想,共产党人要实现共产主义,这本来是人间正道和光明大道,也是人类社会不断向善的内在动力,但却始终面对尖锐的斗争,那些只想让少数人过好日子的势力,总是以各种歪理邪说来诋毁。一个时期以来,党内外一些人也提出种种质疑和非议。

  问题之一:有人说,共产主义思想体系偏离了人类文明主流,不符合人性自私的社会追求,不符合人类的普世价值。一些名流把自私说成是人类的唯一本性,而且演变成文科体系甚至政治思想不言自明的逻辑起点,从此,人性追求变成向兽性看齐的同义词,人类不同于兽类的所有美好特征,都成了与他们格格不入的非主流,甚至成了那些兽性倡导者疯狂攻击的靶标。有的教授甚至在大学课堂上猖獗地叫嚣,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制度不符合人性自私的要求,共产主义是偏离人类文明主流的邪教。这种荒唐论调,根本混淆了人类社会与丛林社会的根本区别,根本无视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的特点,根本不懂人类文明特别是中华文明的主流是什么。

  事实上,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无论古代还是现代,世界上各个地区和民族的主体,大都把类似大同世界和共产主义的追求,当成未来社会的终极理想。儒家的大同、道家的仙境、佛家的净土、耶教的天国、回教的天园、柏拉图的理想国等,都有对这种境界的认真描述,难道都偏离了人类文明的主流吗?恰恰相反,这些思想信仰体系,用不同语言和不同形式描述的理想归宿,体现了人类对美好未来的主流追求。而共产主义理想,就是这一人类主流追求在当代社会的延续发展,是剔除历史上人类对美好理想追求中的虚幻不实部分,强调被压迫阶级和社会底层劳动群众的整体翻身解放,是真正代表全人类又集人类美好社会理想之大成的科学思想体系,理应成为全人类的共同理想和信仰。

  问题之二:有人说,大同世界和共产主义虽好,只不过是虚幻的乌托邦和桃花源,不可能成为现实。这种认识,没有看到人类历史不断进步的事实,实现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和共同富裕,不只是从古至今大多数人的不懈追求,还伴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而不断实现。在奴隶社会,奴隶被当作会说话的牲口,可以被任意欺凌宰杀,没有任何人权可言;封建社会取代奴隶社会后,把没有基本人权的奴隶阶级解放了,但封建贵族的政治经济特权是世袭的;资本主义取代封建社会,把靠血统世袭的封建贵族特权废除了,代之以金钱世袭贵族的垄断,成为社会不公平的主要根源;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就是不让资产阶级用金钱划分社会等级,解放受资本奴役的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让人民当家作主。这虽然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不断实现着的过程。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定是从原始到现代、从野蛮到文明、从低级到高级,而不会是越发展越原始、越野蛮和越低级,现代社会、文明社会和高级社会的特点,一定是越来越平等、越来越自由、越来越共同富裕、越来越人民当家作主,而不能倒行逆驶。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发展,推动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不断进步,必然使维护、固化和扩大少数人特权的制度体系越来越不得人心,越来越激起被压迫被剥削阶级的激烈反抗斗争。这种阶级斗争推动了人类进步事业,使更多的人享有更多的平等、自由、民主、财富和权力。大同世界决不是乌托邦和桃花源式的空想,而是毋庸置疑的人类进步方向。共产党人实现共产主义的奋斗理想和事业,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替天行道,肩负着人类进步的使命。

  问题之三:有人说,历史发展是不断向前的,私有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不可能倒退回上古的大同时代。与古代圣贤推崇的大同世界不同,共产主义思想体系不是单纯基于道德批判而产生,也不是一相情愿的彼岸设想,更不是对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复古膜拜,而是以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为根本依据,以占人口最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作为依靠力量,在共产党领导的不懈奋斗中实现。一切事物的发展,都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看似回归的历史现象,实际是更高阶段的发展特征。昼夜交替,寒来暑往,年复一年,周而复始,这是自然界发展的表现形式。从宏观历史看,人类社会也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也是在看似回归的否定之否定中发展进步。在漫长的上古时期,人类社会的普遍存在形式是原始共产主义,因为生产力低下,人们单身无力同自然界进行斗争,为谋取生活资源必须共同劳动,从而决定了生产资料共同占有,产品归社会全体成员共同占有,实行平均分配。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开始有了剩余劳动,使一部分人剥削另一部分人的劳动果实成为可能,人类社会普遍进入私有制阶段,相继出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这是对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否定。但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私有制越来越成为极少数人占有整个社会财富而绝大多数人一无所有的源头,越来越成为社会发展进步必须克服的障碍,人类又开始否定延续几千年的私有制,进入到天下为公的历史大周期,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成为不可阻挡的必然趋势。

  当然,必然趋势并不是等着天上掉馅饼,人类社会的进步从来都是斗争的结果,不斗争就永远是任人宰割的奴隶,为劳动群众自身利益团结起来斗争的觉悟,从来都是争取公平正义的必要条件。就像《国际歌》里唱的那样,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为真理而斗争的我们自己。

  问题之四:有人说,那么多社会主义国家都垮掉了,现实中只看到资本主义国家的强势,共产主义遥遥无期。这种认识的根本问题,还是视野局限于眼前短暂的历史,就如庄子所说的“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放眼漫长的人类历史,任何一个新生社会制度的出现与发展,都要经历一个艰难的甚至是不断反复的过程,社会主义发展也不会例外。

  现在,人类社会开始进入万物互联的智能自动化时代,科技进步和生产力的不断发展,理应给人类带来更加美好的生活,但如果继续沉溺于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新的技术进步反而成为人类痛苦的条件。一方面,工作岗位上的劳动者需要更加“996”甚至“707”;另一方面,大量体力和脑力劳动被智能自动化取代,生产和服务无人化成为越来越多的现实场景,多数劳动者甚至连工作机会都没有,无产阶级的绝大多数进一步沦为“无用阶级”,失去生活和生存的基本依据,个人和家庭陷入绝望和无助境地。西方垄断资产阶级不会同意让大家都过好日子,那是他们弱肉强食的价值观所不允许的,为应对“人口过剩”这个问题,他们不再限于用饥饿和发动传统战争的手段,而是策划通过瘟疫和疫苗等方式解决,那个被曝光的“人口灭绝计划”,比尔·盖茨几年前的瘟疫预言,正在肆虐且不断变异的新冠病毒,儿童不明肝炎、致命猴痘等神秘出现,每次都是美国马上就能提供疫苗和“特效药”,还有美吹网红专家拼命忽悠大家开放“与病毒共存”,或许可以证明他们的罪恶计划正在付诸实施。这是一个既要命又要钱、还要大家自愿配合他们谋财害命的完美设计。随着科技和生产力的发展,资本主义越来越成为反人类的社会制度,只有天下为公的社会主义才能拯救人类。在智能化网络社会的新条件下,垄断资本及其政治权力控制封锁思想与舆论越来越难,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必将成为更加广泛的人类共识,共产党人的理想必将迎来更加光明的前景。

  今后几十年,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随着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伟大事业不断发展,我们将不可避免地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入到社会主义更高阶段。再过几十年,将进入一个与高度发达的智能化生产相适应的时代,那应当是一个人民都能过上好日子的共同富裕的时代,是一个大家能够更多参与管理国家各项事务、有着极其广泛的人民民主的时代。到那时,不只有活跃发展的多种所有制经济,更有通过落实基本经济制度要求,不断做强、做优、做大、做多的全民所有经济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经济,使国家和社会的生产资料和财富为绝大多数人所有,使更加公平合理的按劳分配成为可能;随着智能化管理体系的发展,能够精准调节市场需求和社会生产,甚至可以做到定制生产、按需供给、智能引导,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个别生产盲目性带来的巨大浪费和损失,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更高要求;因为全社会大规模的智能化、无人化高效生产,可以大幅度缩短劳动者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劳动越来越成为每个人幸福生活的第一需要;高度发达的生产力带来物质和文化财富的极大丰富,更多人有更多闲暇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可以让普通劳动者及其子女用来学习知识、提高素质、创造财富、享受生活,只有少数人能够得到的幸福将不断转化为多数人共有的生活条件,马克思所理想的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将日益成为现实……

7.jpg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中国共产党人的信仰,根植于人类文明发展最高成果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根植于数千年中华文明正道、正信、正念的传承发展,根植于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根植于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成功历史。我们的理想无比美好,我们的斗争无比神圣,我们的未来无比辉煌,我们的目标一定能达到!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