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李华亭:中西医治疗新冠肺炎的优劣对比

2022-05-01 15:43: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华亭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兼谈辨症法与辩证法的区别

  人们头疼、脚痛时怎么办?回答一定是:吃止疼药呀;着凉感冒了怎么办?吃感冒药呀,那发烧呢?吃退烧药或打退烧针呀,这是我们人人都知道的医疗常识和治病方法,这种依靠疾病的外在症状而决定具体治疗手段的治病方法,我们称之其为辨症法,这里的“症”是症状的症,西医看病治病就是采用的这种方法。但是,中医不这样看病,例如面对头疼病,中医人先不急于治疗,而是必须要找出导致头疼的原因,分析是因为什么原因引起的头疼,是因为着风、着凉引起的头疼?还是因为血压升高引起的头疼,是因为失眠、熬夜造成的?还是因为磕了碰了造成的,中医人认为,不同原因造成的头疼要用不同的手段和药物治疗,否则可能事与愿违,总之,通过望闻问切等各种途径找到头疼的原因,然后再根据病因采取有针对性的治疗手段,这种依据疾病的内在原因来确定治病思路的方法,我们称其为辨证法,这里的“证”是证据的意思。从上可知,西医和中医,一个是辨症疗法,另一个是辨证疗法,两者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相差却有千里。“症”是指疾病的症状,疾病的临床表现,如发热、头痛、舌红、咳嗽等,是判断疾病的原始依据。“证”是综合分析各种症状,对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中在某一阶段的病因、病位、病性以及邪正量化对比等方面的病理概括。“症”是对看得见、摸得着的表象的感性认识,而“证”是对各种表象通过“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思维加工过程而得到的理性认识,因此,西医和中医两者在哲学上,一个是感性感知,一个是理性认知,前者属于形而下的感知范畴,理论归属为形而下学,后者属于形而上的认知范畴,理论归属为形而上学,两者不但在认识论范畴内不在一个维度上,而且两者在实践论范畴内两者也不在一个梯度,前者在术的层面,后者在道的层面,用现代语言表述,就是前者为科技(technology)层面,后者为科学(science)层面,因此两者没有任何交集,这就是为什么“中西医结合”这一口号难以真正得到落实的原因所在。要我说,中西医是不可能相互结合到一起的,倒是“中西医配合”不妨一试,这就跟正规军与民兵两者不在一个层面上一样,两者相互配合可能效果很好,但要结合在一起共同作战那准成一锅粥。上一次在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中医成建制地接管方仓医院可以说就是最好的共同抗疫模式。由于中西医存在着上述不同,所在它们在面对同样的新冠肺炎疫情时,所表现出的文化自信和技术自信也是截然不同的了,现仅对两者在治疗新冠肺炎在技术上和方法上的不同一下进行对比,看看哪一个更为优秀、更为实用。

  一、西医对新冠肺炎采用的是辨症法治疗。新冠肺炎患者通常有以下几种主要症状:一是一般症状。二是严重症状。三是危重症状。

  对于一般症状,如发热、干咳、乏力、鼻塞、流涕、咽痛等症状。西医采取抗菌药物治疗,联合使用广谱抗菌药物。

  对于严重症状,如嗅觉味觉减退或丧失,结膜炎,肌痛和腹泻等症状,西医采取抗病毒治疗,PF-07321332/利托那韦片;单克隆抗体: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静注 COVID-19 人免疫球蛋白。输注康复者恢复期血浆。采取免疫治疗:糖皮质激素。白细胞介素 6(IL-6)抑制剂:托珠单抗。采取抗凝治疗,给予治疗剂量的低分子肝素或普通肝素。

  对于危重症状,如在发病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和(或)低氧血症,严重者可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症休克、代谢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碍及多器官功能衰竭等。极少数患者还可有中枢神经系统受累及肢端缺血性坏死等症状表现。西医采取呼吸支持:鼻导管或面罩吸氧,使用经鼻高流量氧疗(HFNC)或无创通气(NIV)。应给予经鼻高流量氧疗(HFNC)或无创通气(NIV)。治疗疗效不佳,应及时进行有创机械通气治疗。对于中重度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或有创机械通气 FiO2高于 50%时,可采用肺复张治疗,并根据肺复张的反应性,决定是否反复实施肺复张手法。气道管理加强气道湿化,建议采用主动加热湿化器,有条件的使用环路加热导丝;建议使用密闭式吸痰,必要时气管镜吸痰;积极进行气道廓清治疗,如振动排痰、高频胸廓振荡、体位引流等;在氧合及血流动力学稳定的情况下,尽早开展被动及主动活动,促进痰液引流及肺康复。体外膜肺氧合的几种适用场合:仅需呼吸支持时选用静脉-静脉方式ECMO(VV-ECMO),是最为常用的方式;需呼吸和循环同时支持则选用静脉-动脉方式 ECMO(VA-ECMO);VA-ECMO 出现头臂部缺氧时可采用静脉-动脉-静脉方式 ECMO(VAV-ECMO)。

  二、中医对新冠肺炎采用的是辨证治疗法。

  对西医认为的“无症状感染者”(无CT新冠肺炎影像的),在中医人眼里却是“有证状感染者”,中医不把CT新冠肺炎影像作为确诊的标准,而是把“发热、干咳、咽痛、倦怠无力、舌苔腻、脘腹胀满”等证候作为初期病证标准,认为应及时给予清肺排毒汤、清肺排毒颗粒治疗。可使用的方剂为:麻黄9g、炙甘草 6g、杏仁 9g、生石膏 15?30g(先煎)、桂枝 9g、泽泻 9g、猪苓 9g、白术 9g、茯苓 15g、柴胡 16g、黄芩 6g、姜半夏 9g、生姜 9g、紫菀 9g、冬花 9g、射干 9g、细辛 6g、山药 12g、枳实 6g、陈皮 6g、藿香 9g。

  对出现“发热,乏力,周身酸痛,咳嗽,咯痰,胸闷憋气,纳呆,恶心,呕吐,腹泻或大便粘腻不爽。舌质淡胖齿痕或淡红,苔白厚腻或腐腻,脉濡或滑”的寒湿郁肺证的病人,可采用寒湿疫方治疗,方剂为:生麻黄 6g、生石膏 15g、杏仁 9g、羌活 15g、葶苈子 15g、贯众 9g、地龙 15g、徐长卿 15g、藿香 15g、佩兰 9g、苍术 15g、云苓 45g、生白术 30g、焦三仙各 9g、厚朴 15g、焦槟榔 9g、煨草果 9g、生姜 15g。

  对“低热或不发热,微恶寒,乏力,头身困重,肌肉酸痛,干咳痰少,咽痛,口干不欲多饮,或伴有胸闷脘痞,无汗或汗出不畅,或见呕恶纳呆,便溏或大便粘滞不爽。舌淡红,苔白厚腻或薄黄,脉滑数或濡”的湿热蕴肺证病人,可采用如下处方药:槟榔10g、草果 10g、厚朴 10g、知母 10g、黄芩 10g、柴胡 10g、赤芍 10g、连翘 15g、青蒿 10g(后下)、苍术 10g、大青叶 10g、生甘草 5g。可配用中成药: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金花清感颗粒。针灸治疗推荐穴位:合谷、后溪、阴陵泉、太溪、肺俞、脾俞。针刺方法:每次选择 3 个穴位,针刺采用平补平泻法,得气为度,留针 30 分钟,每日一次。

  对出现“发热,咳嗽痰少,或有黄痰,憋闷气促,腹胀,便秘不畅。舌质暗红,舌体胖,苔黄腻或黄燥,脉滑数或弦滑”的湿毒郁肺证病人,可采用宣肺败毒方:麻黄6g、炒苦杏仁 15g、生石膏 30g、薏苡仁 30g、麸炒苍术 10g、广藿香 15g、青蒿 12g、虎杖 20g、马鞭草 30g、芦根 30g、葶苈子 15g、化橘红 15g、甘草 10g。还可配合使用中成药宣肺败毒颗粒。

  对出现“低热,身热不扬,或未热,干咳,少痰,倦怠乏力,胸闷,脘痞,或呕恶,便溏。舌质淡或淡红,苔白或白腻,脉濡”的寒湿阻肺证病人,可用:苍术15g、陈皮 10g、厚朴 10g、藿香 10g、草果 6g、生麻黄 6g、羌活 10g、生姜 10g、槟榔 10g的处方药治疗。

  对出现“恶寒,发热,肌肉酸痛,流涕,干咳,咽痛,咽痒,口干、咽干,便秘,舌淡、少津,苔薄白或干,脉浮紧”的疫毒夹燥证病人,可使用宣肺润燥解毒方:麻黄6g、杏仁 10g、柴胡 12g、沙参 15g、麦冬 15g、玄参 15g、白芷 10g、羌活 15g、升麻 8g、桑叶15g、黄芩 10g、桑白皮 15g、生石膏 20g。可配用中成药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金花清感颗粒。针灸治疗可选择内关、孔最、曲池、气海、阴陵泉、中脘等穴位。针刺方法:每次选择 3 个穴位,针刺采用平补平泻法,得气为度,留针 30 分钟,每日一次。

  对出现“发热面红,咳嗽,痰黄粘少,或痰中带血,喘憋气促,疲乏倦怠,口干苦粘,恶心不食,大便不畅,小便短赤。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的疫毒闭肺证病人可用化湿败毒方:生麻黄6g、杏仁 9g、生石膏 15g、甘草 3g、藿香 10g(后下)、厚朴 10g、苍术 15g、草果 10g、法半夏9g、茯苓 15g、生大黄 5g(后下)、生黄芪 10g、葶苈子 10g、赤芍 10g。推荐中成药:化湿败毒颗粒。

  对出现“大热烦渴,喘憋气促,谵语神昏,视物错瞀,或发斑疹,或吐血、衄血,或四肢抽搐。舌绛少苔或无苔,脉沉细数,或浮大而数”的气营两燔证,强用:生石膏30?60g(先煎)、知母 30g、生地 30 ?60g、水牛角 30g(先煎)、赤芍 30g、玄参 30g、连翘 15g、丹皮 15g、黄连 6g、竹叶 12g、葶苈子 15g、生甘草 6g。推荐中成药:喜炎平注射液、血必净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针灸治疗推荐穴位:大椎、肺俞、脾俞、太溪、列缺、太冲。针刺方法:每次选择 3?5 个穴位,背俞穴与肢体穴位相结合,针刺平补平泻,留针 30 分钟,每日一次。

  对出现“呼吸困难、动辄气喘或需要机械通气,伴神昏,烦躁,汗出肢冷,舌质紫暗,苔厚腻或燥,脉浮大无根”的内闭外脱证的危重型病人,则须用:人参15g、黑顺片 10g(先煎)、山茱萸 15g,送服苏合香丸或安宫牛黄丸。出现机械通气伴腹胀便秘或大便不畅者,可用生大黄 5 ?10g。出现人机不同步情况,在镇静和肌松剂使用的情况下,可用生大黄 5?10g 和芒硝 5?10g。推荐中成药:血必净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功效相近的药物根据个体情况可选择一种,也可根据临床症状联合使用两种。中药注射剂可与中药汤剂联合使用。针灸治疗推荐穴位:太溪、膻中、关元、百会、足三里、素髎。针刺方法:选以上穴位,针刺平补平泻,留针 30 分钟,每日一次。

  恢复期内出现“气短,倦怠乏力,纳差呕恶,痞满,大便无力,便溏不爽。舌淡胖,苔白腻”的肺脾气虚证病人,推荐处方:法半夏9g、陈皮 10g、党参 15g、炙黄芪 30g、炒白术 10g、茯苓 15g、藿香 10g、砂仁 6g(后下)、甘草 6g。

  恢复期内出现“乏力,气短,口干,口渴,心悸,汗多,纳差,低热或不热,干咳少痰。舌干少津,脉细或虚无力”的气阴两虚证病人,推荐处方:南北沙参各10g、麦冬 15g、西洋参 6g,五味子 6g、生石膏 15g、淡竹叶 10g、桑叶 10g、芦根 15g、丹参 15g、生甘草 6g。针灸治疗推荐穴位:足三里(艾灸)、百会、太溪。针刺方法:选以上穴位,针刺平补平泻,留针 30 分钟,每日一次。隔物灸贴取穴:大椎、肺俞、脾俞、孔最、每次贴敷40 分钟,每日一次。

  在这次上海疫情中,大部分老年人患有基础疾病,包括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阿尔茨海默病、肿瘤、尿毒症等,这给新冠肺炎的防治带来极大困难,张伯礼院士表示:治疗老年感染者的首要原则是“新老疾病兼顾”,他认为单纯治疗新冠并不困难,但夹杂着不稳定的基础疾病,治疗起来比较棘手。因此,在治疗新冠肺炎的同时,应更重视基础疾病治疗,这是不是应了那句老话了:西医治人的病,中医治病的人。

  近日,上海市中医药管理局抽样调查了上海市传播率相近的5个区内10家中医医联体管理的集中隔离点情况,结果显示:在整个10家隔离点累计收治新冠密接患者5982名,其中6家隔离点中药服用率是80%以上,核酸阳性率为18.57%;4家隔离点中药服用率不超过50%,核酸阳性率为26.82%。这组数据在统计学上具有显著性差异,且充分体现,前期上海市中药防疫代茶饮进行预防干预是有明显保护效用的。4月11日晚,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聚焦战疫中的中医药力量,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院长刘震介绍了一组数据:在扬州抗疫期间,一共观察了5686例的密接人员,经过研究,发现给予中药干预的密接人员,转阳率是0.86%,没有中药干预的密接人员,转阳率是1.73%,两者有显著差异。通过对比中西医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的各自表现,我认为中医防治新冠肺炎有六大优势:一是强调内因、强化自身免疫力的预防性优势。二是辩证施治、不被假象所迷惑的科学性优势。三是妙手回春、立竿见影的治疗性优势四是攻补并施、生降相因的兼容性优势。五是经济实惠、广泛赢得民心的比较性优势。六是广谱多效、没有ADE效应的全面性优势。

  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疗效获得世卫组织专家会议认可。“世界卫生组织关于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专家评估会”的报告于3月31日在世卫组织官网发布,来自世卫组织6个区域的21名国际专家参加了评估会,会议报告指出:中药能有效治疗新冠肺炎,降低轻型、普通型病例转为重症,缩短病毒清除时间,改善轻型和普通型患者的临床预后。报告同时鼓励成员国考虑中国形成并应用的整合医学模式(中西医配合模式);有效管理当前疫情并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大流行做好准备。我认为最后这句话最有份量,意思是中医药对未来可能事件有重大意义!那么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件是什么呢?可能是新的瘟疫?可能是敌人的生物战?(有人怀疑此次新冠病毒就是有人故意制造、传播的),但我们现在可以有充分的理由自信,我们有中医作后盾,今后无论发生任何可能的疫情或突发生物战争,我们都能够坦然面对,这不是因为上帝偏护我们,而是因为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中医药在庇护着我们,因为有我们勤劳智慧的祖先的阴功在眷顾着我们----此乃天佑中华也!

  二〇二二年四月三十日

  【文/李华亭,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